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六一儿童活动宣传

文章来源:六一儿童活动宣传    发布时间:2018-08-16 16:42:22  【字号:      】

正当黄来财指手画脚口若悬河之时,一只不知名的小虫爬到他的颈部咬了一下。黄来财觉得奇痒无比,很快颈部肿胀起来,头也不能左右动弹。大伙儿见黄来财眼也斜了,嘴也歪抽到了一边,歪嘴张了又张,说不上话来,只是“啊啊”的呻唤。送到医院治疗并不见好,到处寻医问药也无疗效。我高高兴兴地用爬犁拉到山下,遇到我们一个生产队的林大爷。他问我:你割这么多菠萝棵子干什么?他们把小柞树叫菠萝棵子,而长成大树的叫青杠柞。我告诉他,烧火。他笑了一阵,说:傻孩子,菠萝棵叶子光冒烟,不起火。我回家试了一下,果然,灶坑里只冒烟不着火。而且,熏得我鼻涕眼泪一起流。我刚回老家时,是二大爷给了我一整套的工具。锹、镐、锄、斧和镰刀,都是柞木做的把;又柔韧又结实,又轻巧又耐用。我一直用到离开老家时,它们还是和当初一样。我现在看到了柞树,一下子想起来许多往事,其中有两件事更让我难以忘记——柞树上结的种子叫橡子,比栗子小,圆圆的。里面的果肉可以榨出淀粉,挨饿那年我在老家吃的就是这种淀粉饼子。虽然味道苦涩,但终究可以活命,也算是对人类的最大贡献。特别是我和曾经受过它恩惠的人们,真是不该忘记的。文革动乱时,我们全家被遣返原籍,我又一次回到老家。刚回来时,没有烧柴,我见屋后的山上都是树棵子,矮矮的,长满肥大的树叶。我小时候在城里住,也到城外的树林里搂过树叶,母亲用它烧火做饭也挺好的,还能给家里省下些买煤的钱。现在有这么多长满树叶的小树,一会就割了一大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赵姨娘的卑微人生【原创】——柞树的故事——我每日去的东湖,有个全称:东湖森林公园。就是说,这个公园不仅有水,还有树。这是真的,我小时候就在这附近住,对这里的变迁略知一二。一眨眼,几十年过去了。回头看看,真有翻天覆地之感。城南旧地,女儿河与小凌河两河交汇处,筑起一道橡胶坝,拦出一片水域,就成了东湖。原来北岸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逐年被蚕食得只剩了岸边这窄窄一条,今日倒成就了这公园的名字。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的农村,黎明前的黑暗还在笼罩着这个古老的村落。这一年又是自然灾害频发的一年,他没日没夜地为地主家干活,当牛做马,吃尽了苦头。用工钱所换回的粮食却少得可怜,夏天还没过去,家里就揭不开锅了。做为一家之主的他,过着这种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最对不住的是他那双目失明的母亲和过门还不到半年的她。他狠心卖掉门前祖上传给他的那棵老檀树,总算凑了些买粮的钱。这天一早,他就带上她一道上街买粮去了,粮店前买粮的人排了很长很长的队,他排队,她在旁边候着,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才轮到他的号头,他背着他刚买的一袋粮食,他和她急着往家赶。这时他和她心里最牵挂的,是家中还在饿着肚子的母亲。三伏天的太阳象火球似的把路面烤得发烫。马路旁的梧桐树象病了似的蜷缩着身子,一只大花狗吐着舌头,喘着粗气,半眯着眼,懒洋洋的躺在屋檐下。他和她又饥又渴,他知道她怀孕三个多月了,他也知道这时的她是多么需要填饱肚子,但卖树的钱只够今天买米,他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当他和她走到上街头时,一阵卖冰棍的吆喝声从不远处传来,他放慢了脚步,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已的口袋,他又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时,尽管她渴得几乎要燃烧起来,尽管她也听到了卖冰棍的吆喝声,尽管她心里也想这时要是有根冰棍降温解渴那该有多好,但她并没有吱声。可迁户口的事儿,却令他忐忑不安了。两女子搅局在南国,早已是春暖花开的时节,而北疆的春却姗姗来迟。西北风呼啸着,残雪在村路上翻卷。老梁外蹲在门前的老柳下呆呆的望着远方,一动不动。马瘸子请分地小组的人吃饭,并商讨分地事宜。晌午后,召开社员会。马瘸子首先通报了分地小组会的意见:按亩分地,在原有承包地基础上长退短补;自留地、“白吃地”抽回按户估产量分:生荒地不抽,但要交钱,按估产每斤一块钱统到水费里收取。马瘸子话音落,人群中便有人尖着嗓门高叫起来:“我不同意!”原来是马二丑老婆,村里出了名的泼婆娘黄莲莲。黄莲莲年近四十,身高不足米半,因一只眼睛自幼失明,当年屈嫁了长自己二十岁的光棍马二丑。“我不同意给杨四喜分地!”黄莲莲又一亮喉咙。

到了楼下,眼镜男人站住又问:你到底有甚事儿?秀芳反问:你是乡长?眼镜男人说:我不是乡长,你也不要管我是谁,你只管说你有甚事儿吧!秀芳生气地说:这叫什么话!我的事儿怎么能随便告人呢?一会儿,石堆里传出和老头一样的咳嗽声。德功说:注意,它要出来了!是的,我看见了。黑洞口露出一个油汪汪的小脑袋,两只眼睛闪着亮光。我感觉它在看着我,心头一紧,手也跟着缩了回来。就在那一刹那间,它蹿了出去。广袤的田野上吆驴喝骡的声音此起彼伏,爬山调的悠扬把远乡村民的心里撩拨得痒痒的。土地承包不下去,远乡的社员会照旧得开。这些天,马瘸子的日子最难熬。醉酒伤人,白白赔进二千元医药费,对方仍不依不饶。老婆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上面来人正在查村里的帐,因为有人三番五次反映马瘸子有贪污行为、作风问题。村里已经有人主张另选主任,而且呼声愈来愈高。炮筒子牛愣正跃跃欲试。黄来财家这几日到半夜三更还灯火通明,听说牛愣、马二丑、黄三娃等人每晚都聚在那里开小会。

马瘸子闹情绪,几天躲着不肯见人。直到乡里下了死命令——如十日内土地还不能承包下去,主任就地免职。马瘸子才硬着头皮通知开会。社员到齐了,而村主任马瘸子却姗姗来迟。“马主任这是昨夜没做好事呀,蹶着了?才爬起来呀?草坪上(小说)——草坪上文/霍才元逸村有一处公共草坪。草坪上长着如茵的草儿,长着花儿树儿什么的。一日,草坪的护栏上贴出了一则启事。第一个发现此启事的是逸村的A女士。当时A女士正提着菜篮子,从草坪边经过,无意间发现了护栏上的启事。她“啊”了一声,急急地进了草坪。然后提着菜篮子,在草坪上来回走着,头低低的,目光定定的,定定的目光盯着脚下。那样子十分的滑稽。“阿姨,你这是……”问这话的是A女士的邻居B小姐。B小姐正站在草坪边,笑着看着草坪上的A女士。A女士抬起头,冲B小姐一连声答:“生命在于运动,在于运动。赶快给我往回滚!”黄莲莲仍骂不绝口。马瘸子不再理会黄莲莲,高着嗓门问众人:“刚才说的分地方案大伙儿有没有意见?”人们似乎还没从黄莲莲的叫骂声中缓过神来,会场一时没人作声。

从此黄来财落下眼歪嘴斜头不能动的残疾。心机重重、能说会道的黄阴阳就此闭了鸟嘴。棒也打不倒的壮汉牛愣晚上和老婆做爱的时候,屁股蛋被小虫叮了一下,顿时两腿抽筋动弹不得。正云里雾里的老婆把赤条条的牛愣推下肚皮,见牛愣两眼翻白,有进的气没出的气,叫了几声不应。用手去摸,四肢冰凉。听得喉咙里“咯咯”响了两声,人已断气。黄三娃家农闲之时筹划翻盖住房。黄三娃开着小拖车到黄河边的小砖厂拉砖。拖车横过铁路的时候,一只小虫爬到脸上,他用手打虫的时候,小拖车突然熄火了。说也巧,那火车这时就“轰隆隆”过来了。火车的前铲将黄三娃连人带车抛起一丈高。可怜黄三娃就此一命呜呼。秀芳说:老张你告我乡长在哪儿。老张说:乡长早下乡去了,忙得哪里能见着!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帮你?秀芳说:你别骗我了,刚才妇联主任说乡长开会,你又说乡长下乡!老张说:那是她瞎猜呢,乡长的确下乡去了。其实有的事不一定非得找乡长,乡长还能甚事都管?那管得过来吗?你先说说,看咱们能办了不能。否则,落板的时候是具有危险性的。落板最为关键的是要找到一个支撑点,要不然,容易压到手指,说百遍不如做一遍。在讲评的时候,我并没有苛责孩子们什么,我告诉孩子们,你们越来越棒了,只是在这个过程中,还得注意不少的问题。我希望你们能够认真的思考,总结自己在劳动过程中出现的不足之处。在假期里,我为什么让你们帮助大人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这就是原因之一,你们只有体验到了艰辛与不易,才能够明白其中的道理。任何一个人,要活得有尊严,就必须加倍的努力,努力不是空穴来风,得经过一些磨练才能够清楚的。就像今天早上学习的课文《万年牢》,在介绍作者的时候,大家都争先恐后的要说敬佩新凤霞,说她在六岁学艺,十四岁就承担起家中的重担。小时候从未读过书的她,竟然写了上百万字的作品,我们从她的作品《万年牢》中学到了什么呢?学到了诚信,学到了认真,学到了不要为了一点点利益就屈服。现在,你们的大人不愿意你们吃苦了,但是,等到你们该吃苦的时候,那苦可是会让你们无所适从的,要怎么才能够明白吃苦的作用,光我让同学们做的这点事情是不够的。再说,我也不敢放开胆子让你们做更多的事情,一个是规定比较严格,一个是同学们确实是小孩子。

本文由六一儿童活动宣传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

六一儿童活动宣传




(原标题:六一儿童活动宣传)

附件:

专题推荐


© 六一儿童活动宣传版权所有 京ICP备0511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12号 邮编:1008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