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6月18号足球

文章来源:6月18号足球    发布时间:2018-08-14 15:04:44  【字号:      】

常常回忆起过去的一些东西,都说,活在回忆里的女子,是恋旧的、沧桑的,想必如此,不然,在我的眼眸里,为何布满了悲凉?不知从何时起,我变得如此寂静安然。岁月的风浪它吹过我生命的沙滩,将最后一丝激情也化为云烟,且消散的无影无踪。我的生活慢慢归于平淡,心也趋向宁静,但我仍是那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子。我的爱好很多,故在那些淡雅中,偶尔飞舞张扬,依然不失时机的标榜着我的个性。这大概就是人常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过几天就要回老家去了,这么些年总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等真正要来了心里还有着太多的不舍于纠结。老街往事——老街往事我游历过许多古老街市,但绝大部分已褪去历史的纯朴气质,被现代商业社会所淹没。然而,记忆里的高家老街,却是那样古朴雅致,近百幢民居静静立着,打铁铺、酿酒厂、百货店等古老而传统的工艺芳香四溢,府河之水悠然轻曼地从老街边流过……高家老街是个美丽而宁静的河边小集镇,与县城水陆两通。老街尽头的小河边有一个渡头。渡头在民国时期曾盛极一时,成为下汉口的重要码头,当年商船云集于渡头,见证了老街当年的繁华与辉煌。儿时高家老街,全是保存完好的两层楼房。楼上临街面均为雕工精致的木栏杆,令人怀想当年古典佳人倚栏而立的情景,挽起多少欲语还休的心结。大门上木雕的人物、飞禽走兽、古诗文做工精细,栩栩如生。用手摩挲这些艺术品,想象着当年木匠的精雕细刻,仿佛穿越了时空隧道。记得老街头上有一个写着“打铁铺”的店铺,当年随父亲到店里打过一把菜刀,店铺为一家庭作坊,主人是父子俩。走过打铁铺店面、弄堂,来到打铁作坊,只见红红的炉火映红了正在烧铁的父子俩的脸庞。为人民,两袖清风终无悔。育桃李,呕心沥血人憔悴。这就是我,和我的同学,用毕生精力,写出了,大写的人。(作者:陈万祥。2016,6。)程楚三,男,1943年10,13出生。华师毕业后在黄冈地区工作,最后在麻城市实验中学任教并退休。

地理系六三级全班当时仅22人,毕业后先后去世三人。这次聚会,有五位因病或家人生病缺席,实到十四人(时间:2016.5.17~19。地点:华师大附近的怡园饭店)。下面选登了我们老学子的部分诗文,用以表达我们对母校和老同学的思念……注:诗文作者的排序,严格按照姓氏拼音顺序排列。赞邓老师的诗文以及照片拼图特殊处理放在最前面。前面第一部分是参加聚会同学的作品,后面第二部分补上因故未能参加聚会的同窗学友的心声。(照片说明:五十年前与五十年后全班合影照对比)第一部分到会者的部分诗文作品汇集。《赞邓老师》聚会感人,邓老先生。耄耋丧偶,有请应允。讲起学子,如数家珍。义务导游,自费返程。银装终敌不过绿饰褪去,莺燕思念着苜蓿花开。而我,总是望着天边,想象着,那是在望着你。望你哪是一场欢乐离殇,一场浓郁的牵挂!敲杯自饮,别来无恙?——一直有人说请君珍重后来每一次都是一语成谶一直有人说后会有期于是每一次都是不相闻问虚的钢琴在音符中流离失所所聆听的人已是一身红尘来去,予浮移的你一首悠悠的歌时光易老的事在徐徐交错坐在此地,与离开那里芳华衣缁嗯,就这样归去来兮情绪复古多是斑驳若那些温度中掉落的轻尘城中巴士载来陌生的撞见走着走着,时光多舛北城看惜别城南与邂逅幸福年华,栩栩如生那一切指向我的路标,都将成为迷雾那关于你的故事,都会心尘叠雪不论烟波浩渺,亦是庭院深深那必经之路与我相逢,却不曾风月那过去未来的清唱,都是变幻之风不管是驳杂秋色,还是流光铭文每一片落叶的无声都是一种缤纷每一瞬散落的愁怀都是一意孤行每一季金色的消隐都是一曲即兴每一段行进的延伸都是一纸符音如果,哪天岁月醉倒门前那么,浮藻旧事,曾叫如烟马男波杰克——11集的剧情真的高能的飞起,吸毒后的波杰克经历了一场意味深长的幻觉,在电音与毒品之间,他面对自己漫长五十年的生命历程,当波杰克再次醒来,充满绝望的现实面前,马男依旧是马男,他依然是那个饰演《胡闹的小马》里面那匹马。马男面对自己未来的晚年生活,已为自己准备好了消极结局,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人,马男既是我们内心的黑暗一面在《胡闹的小马》饰演马男女儿的萨拉·琳,吸毒后展开了疯狂的对话即使在幻觉中,耳鸣与身体的不适,像电击一样,这种感同身受的情绪,有点像我小时候大哭一场连续几个小时不停歇后虚脱的表现幻觉后的戴安,变成恐怖的寄生兽他不愿意面对的一切糟糕过去又重新出现在潜意识里,小时候被嘲笑,比赛的失意,还有对挚友的背叛,无法逃脱讨厌的竞争对手,最终自己把自己困在了书房的画里,变成了二次元世界的寥寥几笔,被魔鬼轻易擦掉,也许这就是自己对自己的禁锢,一辈子活在了自责当中。我就是如此,我会永远如此。她常常将杯子捧在掌心,用爱恋的目光细细端详…或是在寒冬,续上热水,还是捧在掌心,那种温暖的感觉真好…清冷的空气中有一首歌象水一样在流动:爱人的心是玻璃做的…渐渐的,杯子里的水爱上了她,夏天,他愿意亲吻她的齿尖,滑过她的喉咙,给她带去一丝清凉…冬天,他拼命释放自己的热量,想去温暖渴望温暖呵护的她…他无奈而悲凉的发现,她象珍宝一样捧在掌心的永远是那只杯子,她用爱恋的目光凝视的永远是那只杯子。他告诉她,给她温暖的其实是他,决不是那个杯子,杯子只是空有一副精美的外壳,杯子的心是玻璃做的,冷酷而脆弱······他拼命的呐喊而她终是什么也没听到,还在固执的留恋杯子身上的最后的一丝余温,固执的像一个孩子······在冬天的一个特别冷的清晨,她象往常那样,往杯子里续热水,也许是水太热了,也许是杯子太凉了,反正最后的结果就是杯子炸成了碎片,把她的手都割伤了。她先是怔了怔,然后拈起一块碎片,不由的泪如雨下。水还在汩汩的冒着热气,而他的心却是死一般的绝望,他深深的懂得,她的泪决不是因为手指被割伤了,她的泪终是与他无关的······父爱——那样的年代这样的情 ——我们的同窗情——没有毕业照,没有校园的惜别,没有同窗的赠言。

故人生难得一知己!浅相遇,淡相逢,深相知。若缘分注定是一份擦肩,我会在洁净的文字世界里,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在清清浅浅的诗句里,把你思念,把你凝望。在云淡风轻的浅笑中,尽享那份相知相惜的欢愉。一段相遇,倾心了两份思念,一种思语,体会了两处闲愁。遇见,不要去问是劫是缘,缘来惜取,缘去不惊!雨淋湿了邂逅,花染红了相思,夏夜浓稠了牵念。用文字堆积心语,把一径心事,用无声的字迹,镌刻成一行行温暖的诗句!一直向往一种简单宁静的生活,在心灵的桃花园里,听林间鸟鸣的舒适,揽一季夜雨的诗句,看陌上花开的画意,书一笺年华锦绣的篇章。任流年的风,在季节的枝头随意涂抹,纵使流年里沧海桑田,依然有一份文字的陪伴和想念,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惬意!为了寻找商纪良同学,他亲自陪着妻子李宏莲四处奔波,从这条街找到那条街;从这个小区找到那个小区;从这栋楼喊到那栋楼,几乎累弯了腰,跑断了腿。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还是把商继良找到啦!我们被王老师夫妇的真情所感动,我们全班同学都谢谢你们!(地理系六三级全体同学敬上)李述友,男,红安人,1944年生。华师毕业后分配在麻城工作十年,红安二程高中十年后调红安一中。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一生一世一双人,半醉半醒半浮生。回忆如墓,淡薄如素,我们是否该相忘于江湖。取悦自己——朋友说:“出来坐坐,感觉今天心情很低落。”若以前,我会说好的。然后依依不舍的放下手中的书,开始在衣柜与化妆台前折腾半小时以上。然后匆忙出门,在拥堵的街道穿行。上周另一朋友开业庆典,本应前去恭贺,我却选择了与闺蜜吃饭、看电影。大家问:“最近在忙啥啊?”我说:“静养。

类似于琼瑶笔下美化人生的魅惑,我也勾勒了出了梦中情人的样子:面孔白皙,儒雅深沉,学识渊博...在不尽人意的世俗生活中,寻找理想的寄托,能行得通吗?完全一厢情愿地塑造的这个男人,去哪找?去文艺作品里找吧!如果非要在现实生活中找,那就飞蛾扑火吧。飞蛾看到火光就不顾一切的扑上去了,以为是光明呢,谁知是吞噬它生命的火焰。用它来形容爱情的无畏和奉献精神,形容理想的悲壮、凄美,还可以。更多的时候,我还是不去想这些虚玄的东西,象身边的人们一样,我们看似把爱情看的至高无上,其实仅只是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在精神的世界里再大声呐喊又能怎么样呢?在现实生活中,爱情的观念始终是模糊的,这也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生活、婚姻、传宗接代。这才算是接了地气。百度的词条上又解释:爱情由情爱和性爱两个部分组成,情爱是爱情的灵魂,性爱是爱情的能量,情爱是性爱的先决条件,性爱是情爱的动力,只有如此才能达到至高无上的爱情境界。常常回忆起过去的一些东西,都说,活在回忆里的女子,是恋旧的、沧桑的,想必如此,不然,在我的眼眸里,为何布满了悲凉?不知从何时起,我变得如此寂静安然。岁月的风浪它吹过我生命的沙滩,将最后一丝激情也化为云烟,且消散的无影无踪。我的生活慢慢归于平淡,心也趋向宁静,但我仍是那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女子。我的爱好很多,故在那些淡雅中,偶尔飞舞张扬,依然不失时机的标榜着我的个性。这大概就是人常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过几天就要回老家去了,这么些年总期盼着这一天早日到来,等真正要来了心里还有着太多的不舍于纠结。你一杯、我一杯相互敬着,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散场时,所有的人都喝高了,张伟更是喝的东一头、西一头的。由于人多,一辆的士拉不了,张伟便让其他同学搭乘拦到的一辆的士先撤了,酒店的门口就剩下了他和小莉。小莉今天是主角,酒喝得自然不会比别人少,出门后被风一吹,就感觉有些站不住了。说来也怪,前面的同学走后,张伟和小莉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来一辆出租车。站着站着,小莉便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张伟的怀里,一股少女的体香瞬间冲进了张伟的鼻腔,他感到自己为之一振,马上来了精神。看着倒在怀里的小莉,张伟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股压抑了自己二十一年的冲动,立马喷薄而出。

你一杯、我一杯相互敬着,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散场时,所有的人都喝高了,张伟更是喝的东一头、西一头的。由于人多,一辆的士拉不了,张伟便让其他同学搭乘拦到的一辆的士先撤了,酒店的门口就剩下了他和小莉。小莉今天是主角,酒喝得自然不会比别人少,出门后被风一吹,就感觉有些站不住了。说来也怪,前面的同学走后,张伟和小莉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来一辆出租车。站着站着,小莉便晃晃悠悠地倒在了张伟的怀里,一股少女的体香瞬间冲进了张伟的鼻腔,他感到自己为之一振,马上来了精神。看着倒在怀里的小莉,张伟莫名地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股压抑了自己二十一年的冲动,立马喷薄而出。故人生难得一知己!浅相遇,淡相逢,深相知。若缘分注定是一份擦肩,我会在洁净的文字世界里,保持一颗纯净的心,在清清浅浅的诗句里,把你思念,把你凝望。在云淡风轻的浅笑中,尽享那份相知相惜的欢愉。一段相遇,倾心了两份思念,一种思语,体会了两处闲愁。遇见,不要去问是劫是缘,缘来惜取,缘去不惊!雨淋湿了邂逅,花染红了相思,夏夜浓稠了牵念。用文字堆积心语,把一径心事,用无声的字迹,镌刻成一行行温暖的诗句!一直向往一种简单宁静的生活,在心灵的桃花园里,听林间鸟鸣的舒适,揽一季夜雨的诗句,看陌上花开的画意,书一笺年华锦绣的篇章。任流年的风,在季节的枝头随意涂抹,纵使流年里沧海桑田,依然有一份文字的陪伴和想念,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惬意!这里,冬枯夏长的白杨,还处在衔接夏天和冬天的蛰伏期,长于静默。正在用自己独特的密集排版格式,匀质地站成一整屏的清冷和幽寂。白杨树干上的诸多眼睛,一眨一眨地泛滥着诸多无法收割的心事。凝视着我,似乎想要与我娓娓谈论:那时,此时。冬春时节,灰白的白杨树干,总以“历史的愁容”挂相,空空洞洞地注视着弯道和空行。夏秋时节,它又似在欢呼:一切可以重新命题与定夺。春天,见花才如晤,这一路,强化了春天姗姗而来的存在感。春风微拂,催开花千树,玉兰花开了,桃花开了,梨花开了,油菜花敲起边鼓,适时助力与煽情。河岸,江畔,花田,到处开满了花。我在其中,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走,带着一脚泥……花香,草香,泥土香,点滴营养入心后,行走,便带上了音阶,促手脚轻捷,促心曲流淌。

本文由6月18号足球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

6月18号足球




(原标题:6月18号足球)

附件:

专题推荐


© 6月18号足球版权所有 京ICP备0511002857号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12号 邮编:1008264